贵州酱香白酒地图丨产区,贵州酱香白酒的关键资源
2021/6/16 14:08:00
来源: 黔酒股份微信公众号




产区,贵州酱香白酒的关键资源

文/万兴贵


产区,贵州酱香白酒的关键资源。

据有关数据显示,2019年贵州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131亿元,完成增加值 1089.2 亿元,同比增长 15.8%,其中仁怀市白酒产值预计达 869亿元,占贵州规模以上白酒工业总产值的 76.83%。其中,茅台集团作为贵州白酒业和仁怀白酒业的“领头羊”,自然是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。据数据显示,茅台集团 2019 年实现销售收入 1003 亿元,成为中国白酒业第一个“千亿集团”。其中,仁怀市地方酒类企业实现产量 23.6 万千升,

营业收入超过 200 亿元,上交税收 28.78 亿元,比 2018 年增加 4.75 亿元,增长 20%。仁怀酱香白酒,以占中国白酒总产量 3% 的份额,实现了全国白酒业超 40% 的利润。





从整个酱香白酒分布看,作为中国酱香白酒原产地和主产区的贵州赤水河流域,中国酱香型白酒前 10 强企业中,有 9 家企业分布在贵州境内。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年总产量约为 50 万千升,占全国酱香白酒总量的 83%。贵州茅台、习酒、金沙回沙、珍酒、国台、钓鱼台等贵州名酒群,在整个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产业占比集中,处于绝对领先地位。





贵州酱香白酒,赋予了仁怀这座城市鲜明的经济特色和关键资源效应,更赋予了贵州白酒独特的资源竞争力和产业区位竞争优势。


仁怀酱香白酒,既是“遵义白酒产区”的核心之一,也是“贵州白酒产区”的核心之一。因此,我们谈酱香白酒,必谈“贵州酱香白酒产区”、“贵州遵义白酒产区”和“贵州仁怀酱香白酒产区”。以“大产区”之“小产区”这样的贵州酱香白酒白酒产业布局正在形成。






从整个贵州酱香白酒产区看,分布区域很广,包括赤水河流域(上、中、下游)集中产区、以及黔北产区、黔西产区(含黔西南、毕节产区)、黔东(含黔东南、铜仁产区)和黔中产区(含贵阳、安顺产区)。其中,贵州酱香白酒主要集中在赤水河流域,占整个贵州酱香白酒产量和销售量的 90% 以上,“贵州茅台”、“习酒”等贵州酱香名酒品牌集中在赤水河流域核心集聚区。2018 年,贵州省围绕仁怀酱香白酒核心区和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

集聚区,建设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产区。






“金沙回沙酒”、“珍酒”、“贵酒”、“怀酒”等系贵州老牌酱香白酒之一,尤其是“珍酒”曾作为贵州茅台异地实验厂,具有相当的品牌影响力和文化演化力;“贵酒”(贵阳大曲、黔春酒),曾为贵阳酒厂历史名酒和贵州麸曲酱香白酒的创建者,在被“苏酒”领头羊“洋河大曲”收至麾下后,除继续在贵阳修文产区生产外,从 2018 年开始在酱香白酒核心产区之核心仁怀建立酿造基地;“筑春酒”(原贵州省军区酒厂)系老牌酱香白酒,

军转民之后为国有企业贵州黔晟集团旗下;“金沙回沙酒”位于赤水河上游,系贵州名酒之一,也是贵州酱香老牌名酒之一,具有得天独厚的地域和区位优势,与“茅台”、“习酒”等构成赤水河流域酱香名酒产业带典型代表。





从遵义白酒产区看,酱香白酒是主导者。既有中国酱香白酒的领导者品牌“贵州茅台”,又有贵州酱香白酒的“骨干网”,诸如“习酒”、“珍酒”等。随着近年来,以仁怀白酒为核心资源的遵义白酒产区,不断加大品牌传播、市场营销、消费培育和文化渗透,“酱香消费热”日渐走红,以“国台”、“钓鱼台”等为典型代表的酱香新领袖正在形成。2019 年,“国台酒”将仁怀地方酒类企业老牌劲旅之一的“怀酒”收至麾下,形成“国台”+“怀酒”双品牌引擎,为国台股份登陆资本市场新添力量。





如果把“贵州茅台酒”、“习酒”划分为贵州酱香白酒业的“领头羊”,以“珍酒”、“金沙回沙酒”、“国台”、“钓鱼台酒”称之为贵州酱香白酒业的“四大金刚”的话,那在“新酱香白酒热”的未来风潮中,一股以“仁怀酱香白酒第三极现象”为典型性格的贵州酱香白酒新锐正在“出头”,诸如贵州黔酒股份有限公司的“黔酒一号酒”等,类似这些酒正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势,瞄准新一代酱香白酒“抢时间”、“奋力赶”和“潜心做”。




在遵义白酒和仁怀酱香白酒产区,“老树新芽”和“新贵家族”也正在形成。以“湄窖”、“鸭溪窖”等贵州老八大名酒著称的浓香白酒品牌,融合酱香白酒消费趋势和贵州酱香白酒增长态势,纷纷转产酱香白酒,形成了一批老贵州名酒寻找酱香突破的新潮。






资本和资本携资源、品牌等要素,进入仁怀酱香白酒产区“安营扎寨”者络绎不绝,这将是未来贵州酱香白酒的一只“新力量”。尤其是以产业 +资本擅长的洋河集团、金东资本(旗下拥有“金六福”、“珍酒”、“湘窖”、“华致酒行”等白酒和商业品牌)、劲牌酒业、安酒集团(联美集团控股)等,分别以收购当地酒厂扩建、直接投资新建等方式,在贵州酱香白酒产区腹地仁怀区域、赤水河流域安顿下来,精心酿酒、储酒、藏酒,将会是未来仁怀酱香白酒的“新星”。因为,这些产业资本读懂了贵州酱香白酒对“时间”和“匠心”的依赖逻辑。当未来储足时间的酱香老酒,与其成熟的商业模式、娴熟的营销技巧和有准备、有储值、有信仰的产业资本,一旦自然发酵和老熟,必将成为未来贵州(仁怀)酱香型白酒的“新领袖”或者“新看点”。




贵州白酒,以浓香等为主的其他产区,正逐渐释放出“香型多元化”、“产品多样性”的新发展趋势,酱香型白酒自然是核心所在。“贵州醇”作为中国低度白酒开创者,很早就开始酱香型白酒的酿造和研发,其产品与仁怀酱香白酒产区的酒有着相对个性和独立的酒品特征;“湄窖”作为贵州浓香型名酒之一,在酱香白酒上以“铁匠”为重点,欲在长江水系之湄江河塑造贵州新派酱香白酒。